新一代科技應用平台—AR將造就怎樣的鏡像世界?

科技趨勢專家Kevin Kelly以「鏡像世界(mirrorworld)」的概念探討AR未來應用場景,指的是一個事物不只有外形訊息,同時有上下文意義和功能訊息的環境,人們可以在這個世界裡閱讀訊息並進行操作。

美國發現頻道的《流言終結者》節目主持人 ADAM Savage 在2018年亮點總結的影片中表示,儘管Magic Leap被認為是炒作產品,但他在體驗過之後,感覺彷彿看到了未來。他說,戴上頭部顯示裝置後,他聽到了海豚的聲音,四處尋找後,發現那隻海豚竟然在窗戶外面游泳。看到Magic Leap對周圍空間的強大識別能力,他驚訝的說不出話。

而他眼前看到的畫面,只是對未來鏡像世界的一瞥。

鏡像世界一詞最初是因為耶魯電腦科學家David Gelernter才得以推廣,鏡像世界不僅能夠複製物理世界的形態,還能複制它的背景、含義和功能,人們可以像在真實世界中一樣與之互動。

鏡像世界在當下還只是一個概念,在不久的未來,世界的每個角落、每個物體,如街道、路燈、建築和房間,它們在鏡像世界當中都會有相同大小的數位分身(Digital Twin)。而現在,我們只能通過AR顯示器有限的視角,看到鏡像世界的一小部分。

我們現在能看到的這些零散虛擬內容,會逐漸被一片一片連接在一起,構成一個可被共享、內容持久的平行空間。

這個概念有點像Magic Leap曾提出的「Magicverse」概念,它是一個連接物理世界和數位世界的系統,相當於一個持續長久AR體驗的應用集。在每個人的努力下,未來的數位空間將變成對現實世界的重塑,他們會以空間、城鎮、城市為單位,一點一點搭建起與現實一一對應的數位世界。

如果你還不明白鏡像世界或Magicverse是什麼,那可以參考Google街景,數據顯示Google街景目前幾乎覆蓋全世界大部分國家,使用這個功能,任何人都可以實現環遊世界的夢想。

在街景中旅遊有許多用處,例如:作家Daniel Suarez在寫科幻小說《Change Agent》的時候,曾利用Google街景去馬來西亞街頭取材,書中描寫的馬來西亞街邊小吃店都是他在街景中看到過的,而他本人卻從未去過馬來西亞。

藝術家們也找到了Google街景的用法,Liz Edwards是一名藝術創作者,她曾使用Oculus Rift查看Google街景應用,對著街景中的約克大教堂進行速寫,而這一切在她的家裡就能完成。

當然,Google街景的內容是平面的,而鏡像世界的數位內容是具有體積、紋理等逼真元素的。去年底,Snapchat曾推出過一款基於地理位置的AR濾鏡,它只有在倫敦大笨鐘附近才能開啟,有了這款濾鏡,原本被施工材料包裹的大笨鐘將露出本來面目,供遊客欣賞。

為什麼需要鏡中世界

為什麼有些人一台電腦配備多台顯示器?你有沒有體會過,手機中的新聞內容、通訊軟體提示同時來襲,只能一個一個查看,很難同時處理多項任務(分割畫面則會縮小操作區域)?這些問題都是因為訊息過量,人類產生的訊息越來越多,當前的電子設備/顯示器已經無法承受這些大量訊息。

因此,鏡像世界最初會以疊加在真實世界上的多層訊息形式出現,例如:在其他人身上看到標著名字的虛擬名牌,導航的虛擬標示(Google地圖不久後將加入類似的AR導航功能,目前還在測試中)、別人在景點留下的虛擬標記等。

經過一段時間的發展,鏡像世界將支援搜尋、超連結等功能,幫助人們更好地處理數據。

此外,我們還能在鏡像世界中實現一些在物理世界中不可能的事情。Leap Motion去年曾發布兩段概念影片,影片中展示了一款同樣稱為mirrorworld的沉浸式運算技術

Leap Motion 設計副總Keiichi Matsuda表示,在這種未來體驗中,可以流暢、直觀地建造和改造真實環境,同時還能在這個世界中社交、行走、發射火球、觀看火星日出等等。鏡中世界將與物理世界無縫結合,帶來更多可能性。

當下的應用場景

一提到AR,大家可能最熟悉風靡全球的《Pokémon Go》AR遊戲。遊戲通常是一種技術打開市場的最佳場景,該遊戲開發公司Niantic的創辦人John Hanke認為,遊戲是技術的孵化器,他說:「如果你能解決遊戲玩家的問題,就能解決其他每個人的問題。」

Facebook執行長Mark Zuckerberg則認為,遊戲的確是AR/ VR的關鍵應用,但它的生命週期較短,構建擁有優質內容的平台才是長久之計。

未來的AR平台上,遊戲將不再是最主要的內容。Zuckerberg認為,這項技術將取代電視,以後你想看電視,只需要花1美元購買電視應用就可以。Microsoft則看好商業端應用,認為旗下AR顯示器HoloLens能改變未來的工作場景,可以用在倉庫、工廠、設計、培訓等。

去年底,美國專利商標局曝光了Tesla一項應用於生產的AR解決方案,想利用AR眼鏡來提高效率和成本。

在去年11月,美國陸軍還曾與Microsoft簽訂合約,訂購10萬台AR頭戴顯示器,用於提高軍隊的殺傷力,強化他們在敵人襲擊之前識別、決策和交火的能力。

鏡像世界的數位雙生

鏡像世界相當於現實世界的AR版備份,有點像是NASA曾提出的數位雙生。數位是對真實物體/環境的仿真和映射,最初它曾被用來維護和保障航太飛行器,數位模型的飛行器與真實飛行器狀態完全同步,工作人員可根據觀察數位模型來評估真實飛行器。

製造商GE也利用相同概念來設計、建造和運作發電機、核潛艇反應堆、煉油廠控制系統和噴射式渦輪。在2016年,GE將公司的定位改為一家「數位工業公司」,業務包括「用技術結合物理和數位世界」,他們也在構建鏡像世界。

Microsoft同樣也將數位分身的方法用在商業端場景,利用AI製作了工廠的3D模型,總部的專家查看過模型後,可以協助工廠技術人員解決問題。

最後,真實世界中的一切都會有自己的數字分身,這件事實現的速度將超出你我想像。

家居產品零售商Wayfair發現,電腦製作的3D模型比專業攝影師拍照的成本更低,效果也更好。因此,該公司推出了一款AR應用,讓消費者可以透過AR的形式預覽和試用產品。家具零售商Houzz也推出了類似的AR功能,該公司表示,推出AR功能後,消費者的購買意願翻了11倍。此外,IKEA、京東、淘寶零售商也推出了類似的AR功能和應用。

鏡像世界將需要AI

假設物理世界是電腦的桌面,那麼在周圍擺放的AR訊息/物體需要具備內容持久的特性,有了雲端技術和人工智慧的支援,我們將實現即時定位與地圖構建(Simultaneous localization and mapping, SLAM)。

AR新創6D.ai曾打造一款AR開發平台,該平台的AR能夠即時識別大型物體。AI、電腦視覺與AR的結合已經成為一種趨勢,華為曾推出一款用於Mate 20 Pro的3D建模功能,該功能透過三個簡單的步驟,輕鬆將真實玩偶變成可以活動的AR玩偶。

Google Lens的圖像辨識功能也非常強大,去年底,Google曾宣布,該工具可辨識的產品數量已超過10億。

展望未來

當我們建造了完整的鏡像世界,怎麼才能看到它呢?到時候硬體將不再是一大難題,我們只需要低成本、長續航且永遠在線的智慧眼鏡就能進入。當然,沒有AR眼鏡也可以使用智慧手機、平板電腦與AR世界互動,現在的Google Pixel手機就能做到這一點。

在未來,鏡像世界將會增強人們的能力,讓我們以全新的方式看待世界,當然,如果無法區分虛擬和現實也是很危險的。

屆時,機器人也將以虛擬人類的形式存在,如同Magic Leap的AI助理Mica。區塊鏈、物聯網等技術也將進入這個世界。

另外,鏡像世界還將為三維空間增加時間的維度,你可以瀏覽前人留下的內容,也可以看到模擬的未來世界,也就是說它可以被稱為四維空間。

隨著技術發展,當越來越多人使用和接受AR技術,鏡像世界的內容將會越來越豐富。

資料來源:AR Will Spark the Next Big Tech Platform—Call It MirrorworldAR將造就怎樣一個平行世界?

發表迴響